<track id="shm6o"></track>

      1. <menuitem id="shm6o"><dfn id="shm6o"><thead id="shm6o"></thead></dfn></menuitem>
          <tbody id="shm6o"></tbody>
          1.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學習園地 > 文史春秋

            溫家川水文站的故事

           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陜西省委員會 發布時間:2022-04-18 08:38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□ 溫亞洲
              1952年10月,毛澤東主席第一次視察黃河,發出了“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”的偉大號召,共和國第一代黃河水文工作者告別親人,遠離城市和家鄉,來到黃河中游,深入到氣候惡劣、交通閉塞、條件異常艱苦的山溝溝設立水文站。
              1953年6月,年僅29歲的楊廣成服從組織安排,毅然離開山東艾山水文站,赴陜西省神木縣溫家川設立水文站。臨行前,他在河南開封參加了黃河水利委員會(以下簡稱“黃委會”)召開的治黃動員大會,一位領導的發言讓他刻骨銘心,終生難忘:“水文站地處偏僻,條件惡劣、生活艱苦,但我們為黃河治理開發和祖國社會主義建設收集水文資料,這是一項特別有意義特別光榮的使命。水文測驗機不可失,時不再來,不要說刮大風下大雨,就是刮石頭下刀子也必須把第一手水文資料測到手。洪水漲到哪里,我們就測到哪里,決不能放跑任何一場洪水!”這些鏗鏘有力的話語在楊廣成年輕的心里深深扎了根。
              懷著治理黃河的雄心壯志,楊廣成與測工楊廷學背上行李和簡易測驗用具,離開黃委會駐地,乘火車、坐汽車一路顛簸,于6月28日到達山西臨縣。臨縣距溫家川還有150里山路,沒有通車公路,他們只好請一位向導帶路,雇了一頭駱駝馱負沉重的行李,兩人翻山越嶺,風雨兼程,兩天后終于抵達目的地——溫家川。
              初來乍到,人生地不熟,語言又不通,要租一孔窯洞住都很困難。楊廣成與楊廷學在熱心村民指引下,來到一座廢棄多年的破廟,把鋪蓋卷往地上一撂,就此安營扎寨。接下來,他倆不顧連日的長途跋涉、旅途勞累,立即開展工作。他們很快修了幾支水尺,自己動手畫上刻度,打在河里開始觀測。
              1953年7月1日8時,隨著窟野河溫家川水文站觀測的第一組水位數據載入記錄,黃委會溫家川水文站宣告誕生,溫家川從此與黃河水文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              吃糠咽菜住舊廟,破衣爛衫如乞丐,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們的工作熱情。設站初期,他們摸不透山區洪水的脾氣,聽老鄉說,溫家川的洪水來去匆匆,很難捕捉,有時候太陽紅彤彤的猛不防大水就來了。為了抓住這難得的觀測機會,在沒有觀測房的情況下,他們經常在河灘里死守,困了就地睡在河灘上,以便于來了水能及時醒來觀測。有一次,看上去天氣挺好的,但老鄉們說:“到處都是泥腥味,夜里肯定要發山水!”兩人不敢怠慢,晚上雙雙睡在河灘上。鄰居大爺見他們遲遲不歸,打著燈籠出來找,見他們在沙灘上睡得死豬一般,忙把他們拽起來,生氣地說:“你倆不要命了?大水就下來了,再不走,小心把你們沖到黃河里喂魚去!”兩人將信將疑上岸不久,驟然間轟隆聲起,黑壓壓的洪水咆哮而來,兩人慶幸老大爺及時相救,才僥幸撿回一條命。
              設站初期,測驗設施少得可憐,遠遠不能滿足測驗之需,平常測流通常采用涉水流速儀法,來了大水只能看幾個漂浮物或觀測比降來推算流量。涉水測流在天暖水小的時候還可以,到了秋冬再用這種辦法,人可就受罪了。但為取得連續可靠的第一手資料,楊廣成與楊廷學義無反顧,一次次跳進冰寒刺骨的河水里測流。水小時人受些罪還能測得,一旦水稍微大些,即使人再不怕凍也很難測得到。一次,河水較大無法施測,兩人站在岸上望河興嘆。萬般無奈之際,對岸一頭馱著花生蔓的大黑牛從河上橫渡而來,當牛游到河中間時,從牛背上掉下一棵花生蔓緩緩流過斷面。牛走不多遠,身子一晃又掉下一棵,順流而下。眼前的情景誘發了他們的靈感,他們當即找到村干部,借來大黑牛,通過騎牛放浮標的方式,順利測完流量,并將此法沿用下來。隨著溫度下降,河里的冰花越來越密,再放浮標也不靈了,只有繼續涉水測流。
              天寒地凍,光著兩條腿下河測流,不僅考驗人的耐受能力,更嚴重損害著他們的身體健康。智慧的楊廣成又有了新主意,他們搞來兩塊破油布,穿上棉褲棉鞋,把油布緊緊纏裹在腿腳上,然后下水測流。在零下十幾、二十攝氏度的低溫下涉水測流,待測完出水后,油布凍得像鐵板一樣,兩腿僵直不能彎曲,行走困難,不用火烤一時半會休想把油布拆下來。村民們見了都心疼,說:“這樣拼命可不行呀!我們這里天氣冷,和你們南方不一樣,等你們老了會落病的!”但英勇的水文工作者沒有退縮,就這樣一次又一次,忍痛堅持把封河前流量的第一手資料全部測到手,保證了水文資料的連續完整。
              1956年,溫家川水文站職工經過刻苦鉆研,仿照當地老鄉手搖紡車的原理,自己動手制作了兩個木輪子,買來200米鐵絲,加工出一臺簡易浮標投擲器,鐵絲上懸掛浮標(草靶),浮標到達預定位置后,人在岸上輕拍鐵絲,浮標就能彈落水面,他們起名為手拍式浮標投擲器,解決了測流放浮標難的問題。
              溫家川水文站最初測量地點在石盤壕,上世紀50年代末在店坊灘修辦公場所一處,測量地點在賈家壕。上世紀70年代以前,水文測量人員多來自山東、河南、山西等省。上世紀80年代后,隨著當地考入黃河水利學校學生增多,大部分工作人員為榆林本地青年。1966年9月,隨著人員增加、業務量加大,又將辦公場所和測量地點上遷二百余米,遷往賈家壕對岸。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每逢節日,水文站職工經常和溫家川村民、學校師生一起聯歡、舉行籃球比賽。溫家川村民和水文站職工相處和諧,關系融洽。1998年1月,因交通、通訊等因素,水文站將辦公場所和測量地點遷往劉家坡村口的沙(峁)賀(家川)公路邊。
              溫家川水文站雖經多次搬遷,不管是溫家川、路家溝(店坊灘)還是劉家坡,不管是用原始的放草靶測流,還是現在的衛星傳輸、短波數字化應用,“溫家川水文站”的站名始終未變。
             ?。ㄗ髡邌挝唬荷衲救嗣駨V播電臺)

            來源:各界導報 編輯:郭長財
            分享:
            最爽的男女乱婬视频,一本到高清视频不卡dvd,免费国产午夜福利在线电影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shm6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1. <menuitem id="shm6o"><dfn id="shm6o"><thead id="shm6o"></thead></dfn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shm6o"></tbody>